玖玖酒酒

主萌柱斑,扉泉,不逆

【柱斑】于黑暗处 第8章

第8章

再一次恢复意识后,千手柱间仔细感知了一下这个容纳自己这个幽灵的黑色空间。

虽然一眼望去完全是没有边际的黑乎乎一片,但这个空间给他很温暖的感觉,就仿佛是他以前还被允许依偎在斑身边时的感觉一样。

对了,失去意识前他好像是附到了斑身上了呀!

怀着想要好好再看看斑的心情,默念着“我要出去”,然后,他发现自己居然真的眼前一亮,到外面来了。

脚不沾地的飘浮在半空,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斑低沉阴郁的侧脸,明显正处于超低气压状态中。

心情糟糕至此的斑他在生前时也偶有见到,一般是因为什么事牵动了记忆,想起了早逝的亲人,尤其那个亲人是泉奈时,他就会识相地把扉间支得远远得,绝对不让弟弟出现在斑面前找不...

2018-03-01

【柱斑】于黑暗处 第7章

地下洞穴中,化作一滩黑胶样的黑绝在地上蠕动着,时不时将自己凹出奇怪的造型,夹杂着低沉怪异的笑声。

黑绝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,千年的时光中终于出现了一个宇智波斑,是因陀罗查克拉转世者中最惊才绝艳的一个,在他多翻努力下,斑也获得了阿修罗一系的力量,只要蛰伏起来,静待力量融合开启轮回眼,那他见到母亲的日子也不远了!

开心乐呵畅想了好一阵后,谨慎的天性让他收起了快要飘起来的好心情,不到最后将母亲大人唤醒,前面做得再成功也是没有意义的。

彵相信斑对于实现无限月读的执着,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如何进化出轮回眼!作为写轮眼最终进化状态,要获得同样需要强烈的感情波动……然而,谁的伤痛死亡能触动现在的斑?

黑绝...

2018-02-02

【柱斑】于黑暗处 第6章

无法用语言来描述千手柱间在地下秘所作为游魂的日子是多么煎熬,只是在他快要把自己逼疯成厉鬼怨灵前,终于有人进入了这里。

看着比记忆中最后一次见面时更显消瘦,但锋利依旧的宇智波斑,千手柱间瞬间涕泪纵横——如果他能流下来的话,并飞扑了过去,然后顺利地穿过斑的身体,跌了个标准的狗吃屎。

然而,幽灵体质的方便之处在于,他连灰尘都不需要拍,一咕噜爬来,又是一条好幽灵。

“斑!斑!”

围在斑身边不停重复地呼唤着,理所当然得不到一丝回应,让柱间充分体会到了阴阳相隔这四个字的威力,面对面却不能相见什么的,真是虐死鬼了!

看到斑打开他的棺椁盖子,不知想到了什么而怒火中烧,并一拳砸到了棺椁上,柱间只能苦笑...

2018-01-29

【柱斑】于黑暗处 第5章

人的一生终结起来还真是快啊,也就是闭个眼睛的时间。

断了气再睁眼,千手柱间就发现自己正盘腿飘在自己尸体上方,别人看不到他,他也触摸不到别人,这就是所谓的幽灵、鬼魂了吧!

看着弟弟和妻子一脸悲痛为他入敛,为他建衣冠冢,将他的遗体秘密运送至地下秘所……直至秘所的大门彻底关闭,身边再没有一个活人后,千手柱间淡定的表情出现了裂纹。

话说,为什么没有传说中引路人来带他去黄泉啊?难道是引路人少工作量大,一时顾不到他这里?但是他好歹都死了快十天了,怎么说也该轮到他了啊!

没人来带他去黄泉,他怎么去净土见斑啊——!

左等右等就是等不来黄泉引路人,千手柱间内心简直泪流满面,深刻反省自己到底哪里做错得罪...

2018-01-09

【柱斑】于黑暗处 第4章

仙人体真是得天独厚的能力,哪怕已经逝去,从容颜上看来依旧如同在世时一般,只是少了几分血色。

斑看着安详如沉眠般的柱间,不由得想起最后一战时,开始时的柱间非常激动,大概是长时间没有遇上劲敌有些兴奋,等到发现他真的打算不死不休时,只能严肃以对,最后一刀捅出后,说着冰冷残酷的话时,已经完全将感情封锁了起来。

斑伸出手,带着不为人察觉的一丝颤抖,轻轻抚上柱间的脸庞,那触感明明那么冰冷、僵硬,却让人觉得仿佛被烈焰火舌舔了一下,针刺般的灸痛让他立刻收回了手。

呆愣地看着自己的手,短暂的无语后是无名火起。

为什么死了?还死得那么安详!笃信着人性本善,把所有人都想得单纯美好,无视恶意存在……你的梦想—...

2018-01-08

【柱斑】于黑暗处 第3章

火之国的木叶忍村是最早建立的忍者家族联合村落,也是最强的。然后,在接连失去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后,再不复第一忍村的威名。二代火影千手扉间虽然也是世间有数的强者,然而他的强不像他的兄长,还在正常人的范畴之中,其实力与他国的影在伯仲之间。

为了维护木叶的地位不至于下降太多,在将兄长安葬后千手扉间就忙碌起来,一改往日驻守木叶不轻易出村的常态,轮换着带着他的几个弟子们或拜见大名,或安抚(威慑)领国,在他的认知中,只要安定了外部环境就能保障村子的安危,所以他完全不知道在他离开后,宇智波斑回到了木叶,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。

哪怕只余一只永恒万花筒,斑布下的幻术也不是现在沦为看守犬、最高开到三轮的宇智...

2018-01-04

【柱斑】于黑暗处 第2章

最佳避人耳目的场所莫过于地下洞穴。

在所有人认知中应该死在终结之谷的宇智波斑已经在地下藏了许久。

如果说,在最初的日子还会一日日计数的话,被无止境的细胸融合、排斥折腾得痛彻心扉,时而清醒、时而昏迷,时间对于斑而言,也就模糊着模糊着,变得无所谓了。

或者说,在这简陋至极的洞穴,光明只靠几盏昏暗的油灯,最常听到的声响就是杀不绝的虫子的足音,一成不变的每一天,过去一天还是一星期,在没有进化出轮回眼、不能离开的斑心里,还真的是完全没有差别。

哪怕使用了颠倒生死的伊邪那歧,胸口被破开的洞也无法恢复如初,不过,正好可以填上从千手柱间手臂上咬下的肉。然而,一如他们合不来,这块肉也固执地不肯被融入。...

2018-01-03

【柱斑】于黑暗处 第1章

第1章

千手柱间喜欢坐在廊下,看着院子里活力实足的孩子们奔来跑去。

然而,骤然而至的一场冬雪,将他体内堆积压制的伤势全给勾了出来,从来强悍的仙人体,现在却如同纸糊的一样。

只能躺着休养,乖顺地喝着苦涩无比的汤药,却无法阻止生气自身体中流逝,曾经充满力量的手臂渐渐连抬起、抚平弟弟日益深锁的眉头都做不到。

“扉间,木叶就……交给你们……了。”

没有挣扎恐惧,千手柱间十分平静地等待着自己大限之日到来。

在亲人、族人、伙伴的围绕下死去,对忍者而言是非常难能可贵的,细数他这一生,有理想,并且将理想实现,可以说每一日都不曾虚度。他无悔,却有憾。

胸口泛起的绞痛一点点在加深,仿佛涌动的潮水要将

2018-01-03

【柱斑】于黑暗处 楔子

说明:剧情接终结谷后,宇智波斑留下影分身遁走藏身于地下,千手柱间终于伤心、伤身倒在病榻之上再难起身。

私设:看下去就会发现,不过不会影响很大。


楔子

所谓的忍者,就是在生命终结前不断受伤、失去、痛苦的存在。

有所区别的只在于:伤得深浅、失去多少、痛苦或绵长或短暂……仅此而已。


ps.亲爱的姬友说我不会发刀子………………沉思,那我就发给她看!

2018-01-03
1 / 3

© 玖玖酒酒 | Powered by LOFTER